雷济长风

这里是脑洞堆放处。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与你们相遇,是我的福气,请多指教。

八月你好

【皮断腿魔君×性冷淡道长④】
     又是百年过去,仙魔自上次一战,魔君被镇后倒也没出现过大的伤亡,维持着诡异的平衡。魔君被镇压在×××的后山禁地处,林掌门完成封印后,三千青丝瞬间变白发,他将三分之二的修为加固在了玉石上后,毅然决然的辞去掌门之位,主动请缨镇守玉石。如今的掌门是林泽的大弟子霍寅,这霍寅什么都好,为人谦和,温文尔雅,可唯独有断袖之癖。虽说这在修仙界已经不算什么了,但还是会或多或少的带来争议。有传言说,霍寅喜欢的正是自己的师尊,也就是林泽,可这不乱了辈分吗?
     林泽如往常一样早早地起来,整理好自己,用过早膳后,便来到禁地,抬眸看着被锁链缠绕、贴满符纸的玉石。玉石很大,黑漆漆的散发着寒气。
     “你来啦。”温柔的话语充斥着林泽的耳边,那是他熟悉的声音。
     被封在玉石中的魔君,他的珩儿,在醒来后不记得任何事了,他再一次的在自己面前忘记了一切。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珩儿也可以轻松些吧?很多时候不记得过去倒也是件好事。
     “嗯,我来了。”
     自打严珩醒来,听到的第一声,看到的第一人便都是眼前这个常年白衣的男子,连头发都是白的,有点晃眼,可自己丝毫没有厌烦感,反倒是希望他留下。白衣男子每天都会自言自语,有时候心情不好便只会老老实实坐着,一呆便是一整天。
     真是奇怪的人啊……
     最开始的几十年,严珩一句话都不回应他,而白发男子也不恼,仍旧在说着。终于有一天,严珩忍不住了,“你很吵啊。”像是刚睡醒,声音还带着一丝困倦。
     白发男子却沉默了,就在他不耐烦的时候,男子开口:
     “我等了三十九年,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
     男子告诉他,他叫林泽,自己叫严珩,犯了错被永远封印于此。每回追问原因,林泽都会避开,转移话题,严珩看得出他有意回避也不好意思再纠结。两人就这样诡异的相处着,倒也敞开了心扉。
     “你今天来的也很早呢。”
     “嗯,怕你无聊。”
     严珩在持久的陪伴中喜欢上了林泽。
——————分割线——————
     这一天是七夕节。
     严珩有个事情要做。他被困于玉石中,力量受限,平时连动都动不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玉石的力量也在缓缓减弱。此消彼长严珩多少恢复了谢修为但要冲破封印那还很难很难。
     林泽准时来了,冲着严珩微微一笑。
     二人聊了很久,就在林泽要离开的时候叫住了他。
     “等等,林道长。”
     林泽脚步一顿身形一晃,“林道长”这个称呼多少年没有从那人口中听到了啊。林泽缓缓转过身,睁大了眼睛——严珩站在了他的面前!
     但只是个幻影。
     林泽还在震惊之余,严珩已然靠近吻上了他的唇。
     唇很凉,带着些许湿润的气息。
     这个吻不算长久也不算深入,只是浅浅的一碰。当林泽回过神来的时候,连幻影都消失了。
     “林道长,我喜欢你!”严珩的声音消散在风中,带着些许疲惫,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
      这个吻耗尽了他这十几年积攒的力量,以至于吻完后便陷入沉睡。但他觉得很值。
      林泽捂着嘴,感受着那唇的温度竟湿了眼眶。
     从那以后,严珩就觉得自己的修为在一点点恢复,封印在不断减弱,而他不知道的是玉石上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裂痕。
——————分割线——————
      严珩的记忆和力量已经全部恢复,随时可以冲破封印。
      可他不想,因为他怕自己再也无法看到自己的林道长,自己的爱人。当初是自己要求林泽封印自己的,如果离开了他怕林泽会有麻烦。
      但是好景不长,他的想法改变了。
      他幻化了一部分意识附在林泽身上,他看到了林泽的大弟子霍寅,他想要占有自己的爱人!
     不能!绝对不可以!
     我不允许,他是我的!
     于是,在林泽来到玉石前时,严珩对他说,“我会来接你的,我的林道长。”
      林泽失职了。
     玉石在七月十六这一天破碎了,一道黑色的人影从中而出直冲云霄,转眼便消失不见。
     魔君重回于世。
     世人人心惶惶。
     林泽受鞕刑,修为被损,被打入地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