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济长风

这里是脑洞堆放处。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与你们相遇,是我的福气,请多指教。

【皮断腿魔君×性冷淡道长③】
(这次主终于有名字了,严珩×林泽)
     魔界与仙门的关系这几百年来愈发紧张。为了抢夺资源,占领地盘,大大小小规模的冲突不断升级,最后终于是演变成了战争。
     从未现身的神秘魔君很有谋略,在合理的布局,适当的袭击和广日持久的消耗下(游击战)。在战争中众仙家还有了个惊人的发现,现任魔君杀不死!仙家遭受绝无仅有的威胁,小的门派掌门一去不返,门派甚至是永远消失于世,大门派的实力也在逐步削弱,眼看就要败了,魔界力量却日渐强大。
     ×××的掌门林泽召开仙门会议商讨如今局势,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结论——擒贼先擒王。研究上古卷轴,找到了突破口——缚魔玉,古卷记载西北沙漠深处有一块黑色古玉,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足矣将魔君永远困于玉内,只可惜这千万年来无人能得。派出去寻玉的人皆无果,损失惨重。
     林泽认为寻玉希望渺茫,决定自己造一块可以困住魔君的玉石。又是百年,在众仙家的努力下,玉石终于被制造出来了,而魔君的力量也达到了顶峰。
     自上次元宵节一别后,与面具男子的来往便只存在于书信中,林泽也放弃了他会不会就是少年的想法,因为两人的性格,对待事物的看法截然不同,可他又不能够确认,也许还是由于心底的执念吧?
     这一天,林泽接到传信,面具男子约见自己:“寅时,老地方,速来。”
     林泽如约而至,就看到那抹黑色身影背对着自己,魔君知人已来却也不回头,淡淡道:“后日便是仙门收网时刻吧?”
     “是了,百年的战乱也该结束了。”
     魔君转过身慢慢走到林泽面前,看着面前的人,在心里仔仔细细地描绘着这个人的模样,生怕忘却一丝一毫,这可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的人,这是他这辈子用真心爱着的人啊。
     “这是你所希望的吗?”魔君轻声说着,眼底尽是温柔。
     林泽看着他,眼中带着光,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世人所希望看到的。”
     那就够了……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那么,就由我来帮你完成吧。
     因为你是我此生的挚爱,是我不想也不愿伤害的人,是我用性命都要保护的人。
     我爱你,这是我未说出口的情意。
     我……不后悔。
     我,心甘情愿!
——————————分割线——————————
     终日之战。
     魔君现身,面具完美的遮住面容,身形隐藏在黑袍之下。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倒是渲染上了悲壮的气氛,想来也是快要到新年了。魔君只一眼就看到了他,百年不变的白衣,在大雪的衬托下更显得此人的纯洁高贵,只可远观,而出生卑微有着肮脏过去的自己却妄想靠近他触碰他?魔君眼神阴鸷,因为他看到了旁边还有一个男子正亲昵的和他的掌门,他的道长说话,那眼神,令人恼火!魔君握紧放在身侧的拳头,战争一触即发。
     二人对上不相上下,散发出来的剑气令旁人无法靠近。魔君将掌门引至别处,只余他们二人。打斗过程中林泽一直在观察魔君,魔君给他的感觉很像少年,因为魔君的一招一式竟然都是自己曾经指导过的,而魔君的招式看起来刁钻,其实并没有取性命的意思,难道只是在消耗自己?
     林泽预感不妙,左手捏诀,配合心法,剑直指魔君胸口!
     “噗嗤——”
     魔君惨然一笑,掌门愣住,“你,为什么不躲?”
     “躲……躲开了……可,怎么,完成,你的心愿啊……”魔君声音沙哑,大片大片的鲜血从口中涌出,颤抖着手摘下面具,面具脱离脸的那一刻,林泽大惊失色,松开剑往后趔趄。
     “珩儿……怎么是你?”
     怎么真的是你。
     林泽看着魔君,这是当年雪夜捡到的少年,这是他苦苦寻求百年都无果的人,这就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林泽拔出剑,死死按住魔君的胸口,“珩儿,你怎么会是魔君,我找了你很久,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向稳重的×××掌门此时溃不成兵。
     被上等仙器直贯穿胸膛,大部分人直接当场去世,可严珩是魔君啊。
     严珩运气控制住自己的伤势,尽量让自己多清醒一段时间,因为他还要话要对他的林道长说。
     “打散……我的魂魄吧,把我永远封,封在玉石里,完成……完成你的,愿望。”严珩咬着牙,浑身发抖,他身体的热量正极速流失,意识也开始变得不清晰,伸手抚上林泽的脸,想要努力的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人,几百年了,他终于再次触摸到了这个人,也许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他是雪夜中被林道长捡回去的失忆少年,是元宵夜慌乱逃走的面具男子,是与世为敌逆天而行的魔君。
     此刻的林泽才彻底的明白,当年掉下悬崖的严珩,自己守了百年的空墓,寻了百年的人真的还活着。
     他是他爱了百年的人啊……
     以为的失而复得却在前一秒钟碎成了渣。林泽抱着严珩,这么些年当初的少年早已长开,自己居然抱不住了,他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开口,眼泪却先流下来了。只听到严珩虚弱的呢喃细语,“真好啊……还有人为我哭,还是,我在世上,最爱的人。”
     “我喜欢你,林道长。我爱你,林泽。”
     又是一口鲜血从口中涌出,严珩死死抓住林泽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听我说完,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当年那个花灯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如果是我的名字,那么我这辈子都值了,如果不是,那我做鬼也要把那个人绑到你床上。
     林泽紧紧回握住严珩的手,压了压声音,冷静下了,回答道,“是你,是珩儿。”
     当年的花灯用毛笔清清楚楚的写着严珩二字。
     我喜欢的,是你啊。
     我的傻珩儿……
     严珩如释重负般笑了,握住林泽的手脱了力。林泽看着已经失了生气的严珩,眼泪珠子混着血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掉在衣服上结成了冰。
     这一天,是林道长捡到失忆少年的日子。
     这一天,是林掌门与魔君决一死战的日子。
     这一天,是林泽失去爱人严珩的日子……
     “我也爱你,我的珩儿。”
      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可是你却再也听不到了。
      “对不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