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济长风

这里是脑洞堆放处。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与你们相遇,是我的福气,请多指教。

脑洞存放

【皮断腿魔君×性冷淡道长①】
     失忆少年被道长捡到,成为了仙门正派的一名小弟子。少年很有天赋很上进,就是有一点不好——皮,非常皮,很喜欢恶作剧。可能是童年的不安导致的缺乏安全感吧?转眼五年少年进入了内院成为了独当一面的模范弟子,道长也成为了下一届掌门人的预选人员。在此过程中道长一直在帮他恢复记忆,找回失落的曾经。渐渐的二人生出了莫名的情愫……
     东海水患,有恶蛟,身长数十米,瞳似残阳,通体漆黑,身坚如铁,迷惑食人。方圆百里皆为所扰,近海者犹甚。
     道长接到掌门命令(PS,现掌门有意提拔他,在登上掌门位时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以道长为主,一干弟子协助去除恶降灾。道长原本不想让少年跟随,怕他遇险,但阻拦无效。
     猎杀恶蛟时,少年对上了它的眼睛,那双眼睛可真是漂亮啊,就像开在冥界三途旁的花一样,可为什么……它流露出了悲伤?少年一愣,后脑如同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瞬间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将少年吞没,少年失去了平衡直坠入海里。
     道长完成阵法,成功杀死了恶蛟。
     待少年醒来,就看到道长撑着头坐在案边,暖黄的烛光照亮他的脸,勾勒出明晰的轮廓,眼眸紧闭,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道长发出轻微的呼吸声,神色一如既往地冷漠,可不同于以往的生人勿近,现下多了一份柔和,可能也只有在他睡着了的时候才会显现吧?
     醒过来的少年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少年偏头看着道长,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作。可他看道长的眼神却已然发生了变化,曾经的感恩、崇拜、依赖、眷恋,甚至是不敢说出口的深藏心底的喜欢如今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不解、厌恶以及莫名其妙的想要占有这个人?
     “我在想什么,他是仙家的道长,是要杀我的人。”
     是了,少年已经想起来了,他是前任魔君的遗腹子,母亲带着被封印住力量的他伪装成普通人过着贫穷的日子。就在他十四岁时母亲告诉他了全部。
     “那些人为什么要杀我?我不是魔君啊,我也不想当魔君,我,我只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而已啊……”
     “因为你是魔君的孩子,继承了他的力量,那些人不会因为你的不作为而放过你。”
     “为什么?”
     “因为他们,害怕……他们害怕你的力量,害怕你……挡他们的路。”
     少年母亲遇害,少年从此开始了逃亡,直至他被名门正派追上,打了个半死,头部严重受创,却被一个道长救了,从此改变了命运。然而就在他认为掌控了自己的命运时,命运又反过来死死地扼住了他的咽喉——他好像真的喜欢上了眼前的道长。
    “呵,如果被他知道了我是谁,我估计又要回到那不见天日的生活吧?”
    如今少年的力量还处于尚未激发的状态,如果被激发了,那么又会遭到自己这五年来所修道法的反噬,轻则修为尽损,重则神魂受创。
     “你醒啦?”
     少年一个激灵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人,内心复杂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他害怕他会意识到自己已经全部想起来了,到时候……
     可道长完全没注意到,倒了杯温水递给他,“醒了休息好了就该回去了,此行已经耽搁了太久了。”
      “嗯,好。”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
————————分割线————————————
      日子又恢复了平常,只是……少年更皮了。今天偷偷摸摸去厨房放了把火,明天去后山上摧残仙草,再后天在藏书阁放老鼠……如此往复恶作剧愈发恶劣。少年仗着自己人设之前就很皮,也不怕,可其实他是这么想的——重获记忆后他知道自己现今呆的门派叫×××,好巧不巧就是那个杀掉前任魔君也就是自己还没出生就被弄死了的亲爹的门派,要死不死自己现在还成为了此门派的弟子,还特别优秀?这是要闹哪样!怎么对得起母亲?(PS,由于母亲是被仙门正派杀死的,所以少年讨厌一切仙门正派)少年不想呆在这里了,虽然有自己喜欢的人在这,可……他们终究是不可能的吧?少年很害怕,害怕有一天谎言被戳穿,自己又该如何面对那个人呢?
     于是,少年想了个歪法子,搞事,搞大事,然后等着被赶出去,这样多少可以减少自己的负罪感。
     可这过去整整一个月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少年耐不住了。之后得知这些恶作剧都被道长压下来了。
     少年动摇了……原本就舍不得离开的他,想要一直看到那个人的他,想要他明白甚至接受自己心意的少年,此刻更加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而他更不知道的是,道长也同样喜欢他,同样在压抑自己的情感。
     “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死亡。
     与其让你发现残忍的真相,倒不如将我最好的,你最喜欢的一面留在你心里。
——————————分割线——————————
     少年这段时间特别老实,在某些方面本分的发挥好模范的作用,得到了道长的表扬,当然啦,少年也更加喜欢道长了。
     终于少年等到了机会,“死亡”的机会。
     这一天来的很突然,少年跟随已经当上掌门的道长来除魔。到达目的地后天气骤变,阴气扑面而来。这种环境对修仙人来说很不利。双方冲突一触即发。在道长受到伤害的时候本能使然直接冲过去保护他,却被正中心脉,直坠悬崖。
     “好像玩大了?这……可能真的要死啊!”
     道长扑至悬崖边,费力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却错过了,下坠的时候他仿佛看到了一直面瘫的道长,表情在顷刻间崩掉了,很慌张,很悲伤,很……无助。
     “他是在不舍吗?”
     下一秒他的想法就被证实了,因为在即将看不见道长的时候,他听到了道长嘶哑貌似带着哭腔的声音——“不要离开我!×××”
     “啊……他叫了我的名字,”
     能够在死前听到所爱之人叫自己的名字,在这个非黑即白的修仙世界中是很难得的。少年嘴角上挑,缓缓闭上眼睛。
     少年不知道,他的心爱之人在喊完那句话之后,哭了。
TBC...

评论